中小学生要减负 政协委员建议家长改变砸钱“抢跑”观念

首页

2018-11-16

昆明信息港讯记者昝娟娟江枫让孩子健康成长,要改变砸钱“抢跑”观念;中小学生减负,要把德育、体育、美育和综合实践教育课开齐开足……11月14日,云南省政协举行联合议政协商会,政协委员、专家代表等围绕中小学生减负难题,纷纷提出观点建议,力促问题化解。

减负首先要改变教育观念,落实减负措施“人民群众对教育的需求,已经从‘有学上’,发展到‘上好学’,但我省的教育投入还远远不能满足实际需求。 ”省政协副主席高峰表示,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总量不足,城乡之间、区域之间、校际之间办学存在明显差距,办学质量高、综合实力强、社会口碑好的学校占比不大,造成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不得不参与到对优质教育资源的竞争当中。 他认为,当前学校实施减负的同时,家长和学生却普遍受“抢跑”理念的驱使,自我“增负”,课外辅导已经成为大中城市学生的常态,“校内减负,校外增负”和“教师减负,家长增负”等问题层出不穷。 高峰表示,全省中小学生减负难,主要有对教育目的认识不到位、责任不明确、统筹协调不足、优质资源短缺、教育环境紧张、培训市场失范等六个方面的原因。

他说,切实为中小学生减负,首先需要解决认识问题,学校、教师、家长、培训机构等各方,应该转变教育观念,政府应该尽快出台云南省中小学生减负的指导意见,高位推动、各方联动、齐心协力抓好各项减负措施的落实。

改变砸钱“抢跑”观念,慎重选择校外培训机构省政协委员、省社科联主席张瑞才认为,中小学生减负工作涉及校内校外、教师、学生、家长、教育主管部门、考试评价和招生制度改革等诸多因素。 要协调好学校与学校、校内和校外、治标与治本、政府引导和市场主导、农村和城市等关系,形成减负合力,真正实现减负。

“一些家长的成才观有偏差,认为这是一个‘拼爹’‘拼妈’的时代,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于是试图通过‘砸钱’让孩子‘抢跑’,结果孩子在重重压力下不堪重负。

”张瑞才表示,中小学生减负,要解决好学生“成长的烦恼”与家长加压导致孩子产生的“心理恐惧”问题。

省政协常委、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主任陈维镖认为,家长应掌握教育规律和孩子的成长规律,充分考虑孩子的承受能力,慎重选择校外培训机构,理性看待校外辅导培训的作用,真正减轻孩子的课外负担,促进孩子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省政协委员、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宪伟建议,要完善监管体制,构建共建共治的社会治理模式,持续不断转变教育观念,促进政府、社会、老师、学生、家长等各类主体共同参与、形成共识,中小学生减负才能真正取得成效。 把德育体育美育和综合实践教育课开齐开足“该减的要坚决减,该增的要及时增!”省政协社会与法制委员会主任马继延表示,免试招生后仍存在“小升初”人学挂钩考试或变相考试、校内教育质量不高而校外培训需求大、教辅材料过多和灌输式教学陈旧呆板等,导致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身心健康受损。

他表示,落实减负,要按照全国教育大会关于提升学生综合素质的要求,把国家规定的德育、体育、美育和综合实践教育课程开齐开足,及时增加综合素质的教学和训练内容。

同时,要推广成功经验和有效措施,实实在在减轻社会、家长和学生的负担。 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梁永红建议,学校、家长以及社会各界,都要把“急”的心态放下来,让孩子在不同的阶段,接受适合自己年龄特征的成长教育,“每个阶段都合适了,孩子也就成长好了”。

他还说,“孩子成长是个漫长的过程,在成长过程中,一定要给孩子试错的机会,一定要给孩子一天一天长大的机会。

”培训进度不得超过所在地中小学同期进度“校外培训机构是中小学生减负不可或缺的角色,大家要在规范中发展,在减负中发力。 ”昆明市政协委员、云南金诺教育集团校长王杰这样说。 他建议,校外培训机构开展的培训内容、招生对象、上课时间等,都要主动向所在地教育部门备案,并自觉向社会公布;培训内容要严格框定在国家课程标准内,培训班次必须与招生对象所处年级相匹配,培训进度不得超过所在地中小学同期进度。 此外,他还认为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的时间,不得和当地中小学校学习时间冲突,培训的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更不能留作业;要严禁组织举办中小学生学科类等级考试竞赛和排名,规范收费标准、项目等。

张宪伟也建议建立培训机构诚信档案。

他说,要严格查处违反招生、课程、作业、考试、辅导、教辅规定的行为;严禁在职教师到社会机构兼课、课后有偿辅导或布置惩罚性作业;对于校外培训机构,要建立常态化、网格化监管机制,严格社会办学资格资质审查,查处无证培训、补课行为,建立培训机构诚信档案。

科学运用大小课时缓解课程落实压力省政协委员、昆明市海源小学校长邓国谊说,《云南省教育厅关于开展义务教育课程设置试点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规定,小学生在校时间为6小时,应安排6节正课和阳光体育锻炼一小时,一周30课时不得随意减少课程门类,或者增减课时。

因此,要科学运用学校大小课时、长短课时,保证学生在校时间能够承载全部课程。

具体做法是,在不增减学生总在校时间的情况下,将下午的两节课各抽出10分钟,变成第三课时,长短结合,缓解课程落实压力。

此外他还建议,由学校帮助学生和家长遴选课程,审核资质,引进校外培训机构,进行课后服务,保障学生“第二课堂”课程的持续性、可行性。

改变上下学时间,缓解“三点半放学”尴尬昆明市政协委员、官渡区福德中心学校校长王蜃淋说,中小学生下午“三点半放学”,已成为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孩子没处去,家长没法接。

他建议,学校可实行早8点半到晚4点半的学时制度,学生不早于8点30到校,放学则保持在下午4点半后,这样就可以将“三点半”难题合理缓冲,也便于家长接送孩子。

王蜃淋说,学校可以规划4点半以后的课程。

需要留校的孩子,学校可在政府部门主导下,合理有序地把优质社会资源引进学校,将青少年活动中心、行业服务组织儿童之家等正规的青少年培训机构引进学校,建立学科课程和社会课程相结合的课程结构,在学校开设健体类、文化类、艺术类、科技类等综合培训,把“4点半”阵地作为培养学生综合素养的主渠道。 作为配套措施,他还建议省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对现行公务人员上下班作息时间进行调整,实现省里和市里同步上班,即上午9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

上学、放学时间,也可根据公务员的“朝9晚5制度进行科学调整,由此系统解决中小学生的课后服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