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取消楼市限购不如对其微调

首页

2018-11-24

近日,华南某市一位参与住建部座谈会的政府人士透露,住建部官员在会上表示,地方确有自主调控的权利,但并不等同于放松限购。 不赞同放松限购的原因,除了此举会向市场传递政府救市的错误信号外,另一原因是限购即使放松,也未必能有效推动市场成交量。 过去限购是因为房价大涨,现在取消限购可能传递相反的信号。

这个观点无疑给期望限购令早点取消的业界泼上了一盆冷水。

目前,房地产市场是低迷,但为什么在没有取消限购令的去年,整个市场却迎来一波刷新纪录的业绩新高呢?一、二线城市固然受到限购令影响而销售不如人意,但为什么那些三、四线城市依然市场惨淡呢?如果说限购令限制了个人和家庭的购房资格,但公司的购买资格从未取消过,如果人们真的想买房,为什么不能以公司名义购买呢?一切的一切都只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目前房地产已经从投资品,转向为消费品。

去投资化,正是从房地产黄金十年,转向为白银十年的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 无论是金融改革,还是国企改革,未来国内居民的投资渠道,绝不会再像过去十年那么单一,越来越多的投资领域,会允许民间资本进入,房子最终要还原其原本属性,由价格快速上涨的热点投资商品,转变为可以自用也可保值的一项资产。 在这个过程中,限购令取消不仅不会带给市场积极的意义,还有可能被投资者误以为是市场即将崩溃的信号,进而大量挂牌出售,增加市场的恐慌。

因此,与其过分关注限购令的是否取消,不如关注各地会不会在限购令上有所微调来的更为重要一些。 比如,北京规定连续满五年纳税证明(指个人所得税)或者在北京连续满五年的社保证明,这令很多非北京户籍的居民难以买房。 而这些人又恰恰是目前市场的需求主力。 他们想在北京买房的需求,也是正常合理的。

能不能缩算纳税年限,由五年缩短为三年,甚至一年。 再比如,在上海只要和父母共有一套房,若要再贷款买房,就会被当作第二套处理,不仅首付比重大大增加,利率也大幅上调。

这种限购限贷政策,也无疑会“杀伤”一部分正常合理的购房需求。 事实上,限购令应该调整的重点,恰恰是要把这部分对正常合理购房需求的“误伤”取消掉。

这也许才是限购取消与否的真正关键所在。 ◎杨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