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邓颖超:那个年代的爱情

首页

2018-12-06

1947年春,邓颖超同周恩来在延安窑洞前。 新中国成立之初,周恩来负责组建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

在酝酿政务院内阁名单时,不少党内外知名人士提出,按资历和水平,应该在政府里给邓颖超安排一个职务,被周恩来拒绝。 革命烈士彭干臣的妻子江鲜云找到周恩来,为邓颖超鸣不平。 周恩来说:“我是政府总理,如果小超再担任政府的一个部长,那么,我这个总理和她那个部长就分不清了;人家会把她那个部长说的话当成是我这个总理的话,把她做的事当成是我支持的。

这样,家庭关系、夫妻关系、政治关系、政府关系,就都到一起去了。

这就不利于我们党的事业,不利于我们的工作。

”他放下茶杯,看了看邓颖超和江鲜云,又补充说:“只要我当一天总理,邓颖超就不能到政府里任职!”邓颖超听后点了点头,以示谅解。 “周恩来还多次在任职、调级等问题上尽量‘压低’邓大姐(邓颖超)。 对此,邓颖超从无怨言。

她和周总理的信仰、‘三观’是一致的,她说:‘恩来这样做,我很理解。

’”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二编研部原主任廖心文说。 在工作上恪守原则的同时,两人相互勉励,共同进步。 1947年6月,邓颖超和朱德的夫人康克清已先行撤离延安,周恩来还在陕北指挥解放战争。

途中,她将近两月阅存的《晋绥日报》和参考资料都转寄给周恩来。 “《晋绥日报》近对此区情况颇多揭发,而土地斗争材料很多,可选看些,对你是有益处的。

”邓颖超在信中说。

生活上,两人有很多共同的爱好:电影、戏剧、健身等。 有好看的电影,他们就向对方推荐。

1949年7月,邓颖超到上海出差,邀请宋庆龄北上共商国是。

这时,延安老友孙平邀请她观赏电影《西伯利亚交响曲》。 看完后,邓颖超深受启发,赶紧把感受写信告知身在北平的丈夫:“该片曾荣获巴黎影评第一奖金,观后可称名不虚传。

其剧情之好、技术之优、色泽之美、歌风之佳,给人以深刻难忘的印象。 特别是剧情人物表现了崭新的社会——苏联青年的一代的新型人物,令人深为感动。

表现了青年一代的爱情与事业的结合,又表现了其爱情之热烈、深长、坚定,以及冷爽决绝,远避以去,努力于事业的成就,不强人之爱而爱,不防人之爱而爱,给人们以良好教育,诚不可不看的佳片。 且是一看而欲再看的佳片。 我提议,你有机会,亦要看看。 ”周恩来回信道:“正要洗脸外出,接着你的来信,很高兴,盼望得很久了。 你看了《西伯利亚交响曲》,我看了《桥》,不知是否同一晚。

我那天一直看到天明才回。 ”“很多人过去一直说两人是建立在共同理想信念上的革命伴侣,我更喜欢称他们‘灵魂伴侣’。

”李爱华说。 邓颖超是经营爱情的高手来:今天又是星期六了。 自从你走后,跳舞就有些不景气,今天索性停舞了,人们都纷纷忙着选模范工作者了。 然而养病悠闲的人,想念着情侣,格外感觉到寂寞!……祝福你,热吻你!超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八日晚“周总理喜欢跳舞,在延安工作时,就经常和女孩子跳。 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孩跳舞,不是每个女性都能接受。

在延安时期,就有一位夫人看到丈夫跟别的人女人跳舞,扇了丈夫一巴掌。

但邓颖超就能接受。

她和周总理都是从‘五四运动’中走过来的,思想开放。

周总理后来在一首曲子中和好几位女性跳,即和一个人跳一个小节,让大家知道,他不是为了接近某位女性而专门和她跳舞。 ”廖心文说。

1942年,邓颖超在一次青年妇女座谈会上就讲道:“有一些人,心地狭窄,受自私和独占欲的支配,不喜欢甚至干涉自己的异性朋友不能与旁人交往……怕自己的妻或夫的爱情转移,夫妇之外,概无朋友……必须从积极的方面,通过各方的努力去克服上述的现象。 使夫妇之外,还能有朋友,爱情之外,还需要友情,则更能调剂夫妇的生活。

如果夫妇二人,整日厮守,过着极狭窄的生活,日久必然厌腻、淡薄,爱情非但不能巩固,而且反会恶化。 ”。